• <del id="a89s48"></del><form id="a89s48"></form><button id="a89s48"></button>
                  • <option id="3l33uh"></option><table id="3l33uh"></table><ins id="3l33uh"></ins><dd id="3l33uh"></dd><button id="3l33uh"></button>
                      • 導航菜單
                        花草種子網 >  服務承諾 >  » 正文

                        選號碼/海浪之美

                        內容摘要:【選號碼官網【a5805.com】 是全網最誠信,口碑最好的彩票平台!提款速度最快,定位膽賠率高達9.999 極力爲您提供注冊、登陸、下載、測速等服務.選號碼祝您玩的愉快開心!】
                        <br><br>淩雲渡,少年畫,一副丹砂景,思憶溫暖寒又切,冰冰寒門,思欲萬千晚,棱花憶變,書南橋一笑,更人間一瞬,多少雨滴又問選,許許格格不入,喝盡東風少來淚,緣散有彼岸,燈蕊溫馨台,冷了人心,醉了灌影,花渡心渡有憶苦,微微寒酸,冷冷清明雨,婵娟誤,鳳鸾離,蝴蝶展翼,思憶冷暖有溫寒,神情千分,一滴回眸鏡,不知夜時訴來客,玲玲一盤泣無渡,語非欲盡皆是數

                         序

                        顔色與聲音,平緩與高潮,都是感覺。燥可以趨靜,壞可以變好,涓涓細流可以彙成江河,每一滴浪花可以成就大海。

                        幸福的感覺,在安甯呻吟的深處潮湧。穩重的、癫狂的,等等性格不同、朝向不同的海浪一同湧來,喜劇性的誤會發生了,悲劇性的沖突也會隨之而來。

                        顔色

                        浪花當然是有顔色的。它的顔色和著陽光、晚霞,和著春風秋月富于變化。當它聳立在海面上像煙花一樣綻放時,每一顆晶瑩的水滴都在紫外線的慧眼中彰顯粉的天真,橙的活潑,黃的明亮,藍的沉靜,紫的深遠,綠的清新,絕妙而深邃。一切的深淺濃淡,一切的喜憂悲歡,一切的耿耿糾結都在如此曼妙中漸漸明晰。

                        夕陽西下,看晚霞映紅大海時的壯觀;黃昏日落,看漁人駕船在漁火中忙碌;月色漫天,聽濤聲依舊的漁歌唱晚。每一朵浪花都在沉醉。陽光下,每一朵浪花都挂滿幻想與神奇的笑懿,和岸邊飛舞的楓葉、桂花的秋色秋香打著招呼。向大海的四季變化、黑白變化、雨雪變化致以深深的敬意!

                        聲音

                        每一朵浪花都是有生命的精靈,

                        每一朵浪花都是最美麗的歌童。

                        他們會銀鈴般的歌唱。當然也會詩人般的吟詠。

                        每一朵浪花都是大海的音符

                        每一朵浪花都是大海的衛士,

                        每個音符都會走向歡樂的樂章,每一名衛士當然也會發出雄獅般的吼聲。

                        更多是時候,浪花的聲音是甯靜的。甯靜時你可聽繁星落海的聲音,聽礁石喘息的聲音,聽暖風撫摸椰樹的聲音,聽雪花紛飛的聲音。甚至,你只能聽自己心跳的聲音。因爲浪花在夢中酣睡,就如花兒靜靜地開放,誰都不忍心打擾。

                        浪花千層處,乳汁般的氣息撲面而來,濕潤的,清涼的,略帶一點腥鹹,裹著童貞之心與潔白之夢糾纏你跳上雲端,沒有怨聲載道,不需收起桅杆,疊起希望,窩在岸邊,敞開胸懷,釋放情感,蕩漾快樂。

                        但是,吼聲來了,咆哮、澎湃、欣喜,撲天蓋地的來了,吼聲受到了一個巨大生命力的牽引,多麽霸道,多麽匪氣,讓人恐慌,讓人窒息。只是咆哮著,呼嘯著,將自己,摔向岸,摔向海灘。一會兒進入低谷盛開疼痛,一會兒騰空而起盛開悲壯。那些張揚,那些雄壯,時時在下一次的浪尖理以優雅的泊姿裏吼……

                        高潮

                        對曆史來說高潮不是奢侈,對于人生來說,尋找也是一種本能,對于大海來說海浪是在青青藍藍的海面上印下長長熱熱卿卿密密的吻,在柔柔軟軟的浪尖上劃過癡癡戀戀輕輕盈盈的愛。

                        從大海哇哇墜地的那一天起,上帝就把它的高潮帶到這個世界上來,他就像哲人愚人略帶嘲諷與幽默的表情,讓每個醒著的人們,無法回避它的紛擾。

                        海浪的高潮不在徘徊中徘徊,因爲時間不可往複。海浪的高潮也不在羞澀中羞澀。因爲曆史無法往複,海水秋香夜,處處都是藍,晚紅謝過時,鎖眉人黃昏,盈盈回眸間,相約會與春,但宜長相看,高浪最有情。海浪的每一次高潮,于曆史都是一個空前的壯景,于時光都是一段空前的輝煌。于時光和曆史都是一次驚人的重複。

                        每一朵浪花深深誘惑妩媚著漲潮的詩意,哪怕接受千萬次的洗禮也要隨波天涯,那些被掩藏的秘密瞬間又是一種壯麗的高潮。

                        潮漲,看著你思念的那樣剌痛,明知不是你的失落,爲何甘願守候,任矜持與沉默在聆聽中欣賞孤獨的呻吟,必竟是永不後悔的選擇。先保持一份幽默的幼稚,用來諷刺那些浪漫輕率而泛濫的情感。于春暮晚秋寒冬盛夏裏張揚開潛在的、個性鮮明的感恩每一個黃昏傍晚深夜清晨,于你的聲浪中,不斷地尋找笑聲……

                        平靜

                        浪花很細,很矮,很嬌嫩,也很短暫,它們只是在海岸中輕舞三兩分鍾,便悄悄謝幕,讓大海悠閑地搖動著身軀,輕柔地撫摸著礁石,深情地吻著沙灘,整個身心像一顆落到地上的無花果慢慢變軟、成泥,回歸到平靜中去。

                        海浪的平靜是溫柔的。那是沒有風的平靜,那是夜裏溫柔安靜得一片青草原,那些細碎的精致的動蕩也如沒有牙齒的小魚輕齧著一種軟綿綿的快感。睡蓮花樣舒展開鳥翼似的月光流轉。那種平靜是陶醉在回味裏的幸福。抛開紛繁,掠去浮躁,悠然徜徉在山光水色間,跳出風景之外,眯著眼睛感覺高潮在每一寸肌膚鋪開,數不清的故事,滑翔在心尖上閃個眼,也會樂此不疲地追求高潮色彩絢麗的圓滿。

                        狂躁

                        生存,陷入一個個危險的謎團,它狂躁。

                        海浪的狂躁,就像是大海的心髒加快了跳動,海水加快律動,海面潮湧沮喪。先是風聲哭咽,鷗鳥嘶鳴。繼而甯靜頓失皆無,安詳一反常態。天空陰暗的顔色、海水上抑郁的空氣也來攪擾;雲霧的徘徊,海風的煩惱也來添亂,仿佛他們不是遊走的浮萍,而是駐足的常客,就駕的援兵,來助長大海的狂躁。

                        海浪,最終憑借著野獸般的直覺和超強的身手,仰面向天,野狼般的狂嘯,雄獅般的怒吼,化險爲夷複歸大海。

                        深邃

                        或許它在釋放一種光澤的美,追逐每一排海浪從繡絨蓓蕾初吐到荊棘叢生的頂峰之巅。它是一柱慢慢轉動的探照燈,把所有自己的、行者的姿勢盡收眼底,包括膽怯的張望與泰然的放蕩,晶瑩的光束永遠都是面無表情的掃射,掃射。或許它在用仁厚與慈愛的眼光看海風畫下的一次次改寫大海心情的美麗。心中像沒有一片雲彩的天空,寬了、靜了,悠悠的,一種無言的寬容和永不倦怠的微笑保持著自身靜谧、淑賢的模樣。在經意不經意之間,在有意和無意之時,不用禱告和祈求,內心裏分秒都飛揚跋扈著生命的開始、蓬勃與結束。此時,思想濁浪排空、力量排山倒海。

                        結束

                        浪花陶醉在詩意中,坦坦然然,潇潇灑灑,追逐彼岸、追逐壯美,不息的奔湧,變成了藝術家,夢幻的眼睛把大海的一颦一笑朦胧得意味無窮。

                         
                          她從遙遠的秦皇漢武時期一路奔騰而來,她見證了開元盛世的繁華,也親眼目睹了朝代更替的沒落,她與時間結伴同行,卻一如既往的哺育著自己至親兒女。她因爲兒女的行爲發過脾氣,而後卻以肥沃且富有生命力的泥土作爲安慰禮物。浩蕩五千年,她終究以一襲黃色書寫光輝燦爛的中華文明史。她,就是中華民族偉大的母親河——黃河。
                          
                          再次回到闊別已久的故鄉梁山,已是初冬時節。萬物隱藏起銳氣,只把一抹單調留給蕭瑟的冬季。凜冽的寒風肆無忌憚的侵襲著北方幹裂的大地,枯黃的樹葉也在一片戀戀不舍之中壽終正寢。突然很想去黃河邊漫步,在這個寒冷異常的日子裏,懷著一種念念不忘之情,再去瞻仰一下這條孕育了華夏文明的母親河,到底是如何在寒冬裏倔強的證明著自己的存在。
                          
                          陽光明媚的午後,寂靜占領了黃河大堤。初冬的黃河剛剛進入結冰期,有些地方還沒有被冰層覆蓋,陽光下反射著點點波光。于是黃河俨然被分割成兩部分,一部分冰層夾雜著枯草,一部分是透明黃玉般的黃河水。沿著長長河岸,迎著陣陣涼風,走在結實河沙上,聽到河水輕輕拍打岸邊的溫柔聲響,就像母親呼喚倦歸的孩子;任憑河上的風呼呼吹著,就像母親的手在梳理著孩子的黑發;偶爾也會聽到冰層破裂的聲音,好像頑皮的孩子魯莽的闖入了未知的世界,手忙腳亂之下跌倒在地上。
                          
                          洶湧的寒風加緊了攻勢,一波一波的向著波光粼粼的河水襲來,河面被這突如其來的寒風吹得皺起了眉頭,河心深處,河水頓時泛起一圈一圈的漣漪,微微的,仿佛點綴著少女羞怯的臉龐,愁緒交織在眉宇之間,溫柔曼妙。河岸邊已經被白白的冰層覆蓋,遠遠望去,好似一幅錦緞,從遠方的遠方一直鋪到選號碼腳下,那斜鋪在冰面上的冰渣,似綻放在錦緞上的年輪,一圈一圈延伸到遠方,最後和地平線交織在一起消失于天際。
                          
                          黃河岸邊的枯草叢裏,不時飛出成群的野鳥,互相嬉戲著,然後打個轉,朝著固定的方向疾馳而去。遙想初秋時節,黃河似乎是被紅草包圍住的,那紅是崎岖的,有高有矮,像一波紅浪似的跌岩起伏。而如今,再往遠處望,映入眼簾的除了枯黃還是枯黃。但是如果仔細看就會發現,枯黃裏偶爾還夾雜著幾點新綠,新綠又夾著深綠。這是勤勞智慧的家鄉人民,在稀罕的小塊陸地上開墾出的黃土地,成片的麥苗正茁壯的成長。
                          
                          行走在平坦的黃河大堤上,腳下是如我膚色一般的黃,突然想起了舊時的許多習俗,那些陪伴著每一個梁山人的陳年舊事,如今竟明鏡般清晰透徹起來。一種曆史的久違感湧上心頭,不知不覺熱血沸騰了整個身體,眼眶也莫名的濕潤了起來。
                          
                          由于黃河沿岸的平原由黃河沖積土沖積而成,粘性很大,因此種麥時翻起的垡子地裏土坷垃又硬又大,不用木榔頭砸碎,根本沒法下種。因此,每張犁、耙的後面,都會有老人、婦女、兒童舉著榔頭跟著砸坷垃,這成了梁山泊一帶獨具特色的一道景觀。有一首兒歌形象生動的反應了這一習俗:收完豆,摟完葉,犁起地來晾半月,地裏成了坷垃窩,東窪裏,坷垃多,棗木榔頭砸成沫,西窪裏,坷垃硬,棗木榔頭砸不動,北窪裏,坷垃大,榆木榔頭砸十下,南窪裏,坷垃軟,榔頭一砸成個扁,東西南北都砸遍,磨得俺趼子連成片。成了片,俺不怨,爲的是明年吃白面。
                          
                          小時候,特別是冬季裏,喜歡追著村裏的盲人跑來跑去,因爲在當時的我們看來,這些人都有一項特殊的本領:唱瞎腔。瞎腔是鄉村的瞎子藝人演唱藝術的泛稱,他們演唱的形式其實是很多的,比如墜子書、楊琴、蓮花落等,但鄉村的觀衆卻懶得分那麽清,見是瞎子演唱,便統稱爲瞎腔。瞎腔以說唱傳統的“說唐”、“三國”、“水浒”、“大八義”、“小八義”爲主。每到冬季,藝人們從外地趕回家,在遼闊的黃河岸邊支起棚子,爲家鄉人民送上精彩的曲目,而這也成爲了黃河岸邊一道亮麗的風景。每次唱瞎腔前他們總會把一頂帽子放在面前,而村裏人每每毫不吝啬的往裏面投個幾毛線,或者用油紙包好幾個玉米面窩窩頭放在裏面。“跑江湖的都不容易”,老人們總是這樣告訴我們,而這些話也一直深深影響著我,直到現在,每次看到有街頭藝人表演節目,不管看不看,還是會不由自主的走上前,雙手恭敬的遞上幾元錢。
                          
                          就在我沉浸在美好的回憶之中幾近不能自拔之時,幾聲羊叫聲把我拉回了現實,擡頭望見岸邊綠油油的麥地裏點綴著零星潔白,牧羊人正揮舞著長鞭驅趕著羊群。家裏養羊多年,我一眼就看出了這是梁山特有的優良品種—小尾寒羊。提到小尾寒羊,就不得不說一說聞名全國的梁山鬥羊大賽。一入臘月,民間的鬥羊活動便異常活躍起來。地點多選在開闊的黃河岸邊或村內平坦的大街上,羊主們將羝羊牽到一起,先讓它們互相對視、騷擾片刻,使其産生一種敵意;如果敵意産生較慢,主人還要抓住羊角,向對方的羊體上碰打幾下,這樣三碰兩碰,很快就會惹怒對方的羊,使其産生強烈的鬥性。此時,兩只羊便怒目而視,繼而拉開決鬥架勢,共同後退數米,然後向著對方猛烈沖擊。圍觀的群衆也自覺地給羊閃開決鬥的場地。當兩只羊抵中時,那螺旋形羊角的撞擊足可産生800公斤力量,似劈木聲響,人們仿佛感到腳下的地皮都被震動了,膽小的觀衆還會在羊撞擊的一刹那,不自覺地一捂耳、一閉眼呢!
                          
                          有時羊的主人爲了使自己的羊取勝,也往往爲羊助力,一手扶羊肩,一手拍羊腚,高喝一聲“上”,羊便死命地前沖。此階段的決鬥往往相當慘烈——有的羊抵得角根部冒血,有的將面部的皮擦掉,甚至有的抵成半死。只有當一方無力再抵時,決鬥方才結束。而羝羊雙方的主人,不論是贏家還是輸者,都會以放松的心情撫摸著自己心愛的羊,慢慢將其牽到一旁,讓其好好休息,並以好食好料精心飼養數日。
                          
                          當我從翻飛的思緒中回過神來,夕陽已經爲冰層塗上了胭脂粉,河面上也仿佛鍍了一層金,粼粼的,猶如上面浮滿了黃葉。令我魂牽夢繞的黃河,終究沒有讓我失望,借著大自然的魅力,在初冬的午後爲選號碼上了一堂名叫“家鄉”的課。
                        

                        X-POWER-BY MGF V0.5.1 FROM 自制60 X-POWER-BY FNC V0.5.2 FROM ZZ33 2001